翻页   夜间
乐澳门老百汇4001 >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 第两千一百二十章 这样嫁过去能幸福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澳门老百汇4001]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两千一百二十章 这样嫁过去能幸福吗?

    张光旭一时间张大了嘴,没想到这大喜的日子竟然招来了祸事!

    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该请皇上来!

    张光旭后悔不迭。

    而此时,前来祝贺的宾客,全都愣住了。

    这些前来祝贺的人,多数都是朝廷官员,是为了巴结张光旭而来。

    最近,张光旭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谁都想巴结他。

    可没想到,这转眼之间,张光旭跟皇上就闹崩了。

    “皇上,臣冤枉啊!”

    张光旭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哼!你小小的尚书府生活如此奢华,难道能清白?来人,把他带下去,等待彻查!”

    皇上下令道。

    “皇上!”

    张光旭连忙说道:“皇上,臣冤枉,臣冤枉啊!”

    而这会儿,尚书府的人也全都出来了,纷纷跪倒在皇上的面前。

    张淑环也不顾成亲的避讳,扯下了抬头,跪在后面。

    “皇上,求皇上开恩啊!”

    尚书府的人跪了一地,全都在求情。

    墨子序凌厉的眼神扫视一周,冷冷道:“再敢求情喊冤,一同带走!”

    众人一愣,都不敢出声了。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热闹的吹打声。

    原来是郡王的迎亲队伍已经到了。

    高头大马上的墨英,并没有穿着喜庆的大红礼服,而是一身素服,面色冷淡。

    他从马上利落地下来,大步流星进入到了尚书府。

    刚进尚书府,他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这乌压压跪了一地的人,是怎么回事?

    再看,这些人的中间,那负手而立的不正是皇上吗?

    皇上居然也来了!

    墨英着实有些震惊。

    “微臣见过皇上!”

    墨英看清楚形势之后,迅速跑过来,跪倒在墨子序的面前。

    “你来了?”

    墨子序淡淡地瞧了他一眼,脸上总算是有了一丝的动容。

    “皇上,今日是臣奉旨娶亲的日子……”

    墨英偷偷看了墨子序一眼,试探着说道。

    “对对,今天你是奉旨娶亲,朕差点忘了。”

    经过这墨英的提醒,墨子序居然笑了。

    他指着张淑环,“你娶的可是她?”

    墨英眼眸闪过冷然,一脸谄媚的笑,“是,微臣娶的就是她……”

    “可她现在是罪臣之女,你还要娶吗?”

    墨子序问道。

    墨英一愣,看这架势,张尚书是失势了,那好啊!

    墨英唇角勾勒起一丝冷笑,暗暗地想着。

    “墨英,朕问你,她已经是罪臣之女了,你还要娶她吗?”

    墨子序见墨英没有说话,又问了一遍。

    “娶……还是不娶啊?”

    墨英有点懵了,他猜不透皇上的意思,便这样喃喃地问了一句。

    “朕问你,你怎么问起朕来了?”

    墨子序笑了。

    墨英看到他的笑容,顿时说道:“娶,臣娶!既然皇上把她指给了臣,那她就是臣的女人,臣要把她带走。”

    墨子序看了看,“好吧,那就带走吧。”

    “谢主隆恩。”

    墨英连忙叩头。

    “走吧走吧。”

    皇上几乎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墨英连忙起身,看向张淑环,“还不赶快过来!”

    那张淑环一听墨英的声音,连忙起身提着裙子就要跑。

    “女儿……”

    这时候,曼青扯着她的裙角,低低地唤着。

    张淑环无法动弹,只得回头看了她一眼。

    但见曼青楚楚可怜地瞧着她,似有所求。

    也是,以尚书府目前的情势来看,谁留下谁都没有活路。

    可是张淑环不一样,她现在是郡王妃了,所以跟着她铁定不会有事。

    不但曼青这样想,张淑环自己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她才会那么急着起身,想要跟着墨英离开。

    她才不管什么尚书府的生死存亡呢,只要她跟着郡王,就一定能活命,还能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

    “松开!”

    张淑环用力一扯裙角,晃了曼青一个跟头。

    然而,她连头都没回,决绝地来到了墨英的身边。

    “谢郡王!”

    她故意摆出楚楚动人的模样,眼眸微挑,满目含情。

    墨英勾起半边的唇角,脸上闪过一抹冷然。

    皇上面前,他还是要装一装的。

    “走吧。”

    墨英说了一句,抬脚便先出去了,压根都没管张淑环。

    张淑环愣了下,旋即提起裙子,不顾一切地跟了出去。

    来到府门外,只见墨英已经上了马,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郡王……”

    张淑环忍不住了,轻轻地唤了一声。

    “有事?”

    墨英冷然地问道。

    张淑环皱皱眉,心道,他怎么如此冷漠?

    男人不该扶自己上轿的吗?怎么他先上了马,完全不顾自己呢?

    目光游移在墨英的身上,张淑环忽然惊愕地张了张嘴,郡王这是什么打扮?

    没穿喜服!

    不但没穿喜服,还穿着一身白袍,好像孝袍。

    看到这样的景象,张淑环陡然有些心塞。

    这叫什么事嘛!

    “还不上轿?”

    墨英目光清冷,语气凌厉。

    “我……”

    张淑环一时语滞了,这事若是放在从前,她一定不会答应的,她会借此机会好好修理修理郡王。

    可现在……

    现在尚书府出了事,再无从前的风光,她能借着郡王逃出生天已经不容易了,她还怎么敢挑郡王的毛病?

    忍!

    张淑环环视了周围一双双鄙夷的眼光,提着裙子,默默地上了轿。

    这时候,鼓乐声再次响起。

    “别吹了!”

    忽然,郡王一声令下,音乐戛然而止,全场肃然。

    “回府!”

    墨英一声令下,这迎亲的队伍便像是打了败仗的士兵,垂头丧气地走了。

    张淑环坐在轿子里,心情糟糕透了。

    耳边不时地传来议论声。

    “这样嫁过去能幸福吗?”

    “不幸福也是她自找的,谁让她逼死人家正妃呢!”

    “你们看,郡王连喜服都没穿,这心里指不定多别扭呢!”

    “有热闹看喽!”

    这些人,竟然一路跟着花轿,来到了郡王府门外。

    轿子都已经停下来了,可是张淑环的心却还在悬着。

    那些话,不时地响在耳畔,她有些烦躁。

    她藏在袖子里的手,不停地握着,显示着她此时不安的心情。

    “啊!”

    忽然,张淑环痛呼一声,捂住了脸。

    原来,墨英在踢轿门的时候,正好踢到了她的脸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