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澳门老百汇4001 >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 第七百一十九章 什么都做不了的废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澳门老百汇4001]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吴含月深吸了一口气,侧目看着叶枫轻轻地说着。

    然而,叶枫兀自垂着头,还是没有反应。

    吴含月两只眼睛闪着泪花,双手捧起了叶枫的脸,“叶枫,你一定要好起来,不然我会愧疚死的。”

    她说着说着,便哽咽了。

    泪水模糊了视线,吴含月吸了吸鼻子,凑近了叶枫的脸,在他的唇上轻轻地印下一吻,“我答应你,如果你能醒过来,我愿意和你一起遁世。”

    萌生了这样的想法可不是她的一时冲动,而是这一路上叶枫带给她的改变。

    此时此刻,吴含月从心里打定了这样的主意。

    只要叶枫能够醒来,她愿意为叶枫放弃一切。

    然而,叶枫还能给她这个机会吗?

    外面的洛清歌,深深地看了一眼药泉的方向,吩咐着:“墨云,你们守在这里,密切关注他们,有事及时禀报。”

    目前为止,洛清歌还是不能完全相信吴含月。

    下了命令之后,她很快回到了墨子烨的身边。

    现在,没有人比墨子烨更需要她了。

    “丫头,你回来了?”

    洛清歌刚刚迈步进了房间,就听墨子烨问道。

    “呀!”

    洛清歌惊疑地望着墨子烨,“你怎么知道是我回来了呢?”

    她小鸟一般,欢快地跳到了墨子烨的面前,依偎在他的怀里。

    “因为我还有耳朵啊。”

    墨子烨淡淡地苦笑着。

    听声识人,也是习武之人最基本的技能,所以他虽然失明了,可也能通过声音判断出来。

    “我的相公就是有本事!”

    洛清歌轻轻拍了拍墨子烨的脸,夸奖着。

    “行了,你就别刻意安慰我了。”

    墨子烨淡淡地苦笑了一声,“我知道,我现在就是个废人,我连想保护你都做不到。”

    他的脸上满是复杂的神色。

    “我可没有刻意安慰你啊,我说的可是真的。”

    洛清歌夸张地笑着,作为医生,她最是明白,刚强的病人是不喜欢别人同情的,他们要的是肯定和鼓励。

    “相公,一时的失明没什么的,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恢复了,别因为这点小事磨灭了你的斗志,我和衍儿、小墨墨都需要你,北梁需要你,东篱也需要你。”

    洛清歌依偎在墨子烨的怀里,动情地说着。

    “嗯,我明白。”

    墨子烨心事重重地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抬起了头,如果是一时的失明,他当然不会一蹶不振,怕的是他永远也看不到了。

    如果真的如此,他该怎么办?

    “丫头丫头!”

    就在此时,独孤烈找上了门,“他们都没事了,你总该教我了吧?”

    独孤烈问道。

    “教什么?”

    墨子烨抓着洛清歌,紧张地问。

    “驭蛇术。”

    洛清歌附在墨子烨的耳畔,笑着说道:“这老头儿玩心重,想让我教他驭蛇术,还想让我教他一些别的游戏。”

    “他只是为了玩吗?”

    墨子烨凝眉问道,心里不免的有些担忧。

    “放心吧,他不会对我造成威胁的。”

    洛清歌捏了捏墨子烨的大手,轻轻地说着。

    墨子烨点了点头,“那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算了,你还是留下来休息吧,真的不需要担心我。”

    洛清歌按住了墨子烨,把他的鞋子脱掉,安抚他躺下了。

    之后,她便随着独孤烈出去了。

    她刚走,墨子烨便坐起来,唤了声:“来人!”

    “主子!”

    一名暗卫进来了,躬身问道:“主子可有吩咐?”

    “暗中跟着王妃,保护她的安全!”

    他可不相信那个独孤烈。

    “是!”

    那人答应一声,出去了。

    墨子烨摸索着下了床,来到了桌子旁,想要给自己倒一杯茶。

    结果,“啪”的一声,茶杯掉在了地上,发出了脆亮的响声。

    “主子!”

    这时候,有人跑进来,惊慌失措地问:“您想要喝茶吗?”

    “无需紧张,我自己可以的。”

    墨子烨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唇边划过一丝苦笑,“我都成废人了。”

    “主子,您有什么需要跟属下说就好,何必亲自动手呢?”

    墨子烨淡淡苦笑,没有说什么。

    他只是想试一试,如果真的失明,他还能做什么。

    事实证明,他若真的失明,那就是个废人,什么都做不了。

    墨子烨深吸了一口气,暗暗抚了抚眼睛上的白绫,做到了心中有数。

    外面,洛清歌用她那不太熟练的驭蛇术,开始招引毒蛇了。

    然而,她的驭蛇术还是时而灵验,时而不灵验的。

    “丫头,你莫不是怕我学了你的法术,所以故意不教我吧?”

    独孤烈可有点生气了。

    “怎么会?”

    洛清歌摊开双手,无奈地说着:“只怪我学艺不精罢了。”

    忽然,洛清歌看向了独孤烈,“前辈,如果你能让那个叶枫赶快好起来,我便让我师父教你如何?”

    洛清歌眨着灵动的眼睛,狡黠地问。

    “那个被我猛儿抓伤的人?”

    独孤烈问道。

    “对!”

    “他是你师父?”

    孤独烈惊疑地问道。

    洛清歌怔了一下,狡黠地点了点头,“差不多。”

    她这样含糊其辞的话,着实让独孤烈一脸懵懂。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

    “差不多就是你治好了他,就等于治好了我师父,我师父自然会出面教你的。”

    洛清歌打着算盘,狡黠地说着。

    “哦,你又想骗我损耗功力是不是?我为了你的相公,都已经损耗了五成的功力了,如果再损耗,小老儿的命恐怕就不保了。”

    洛清歌一听,顿时满心的羞愧,“前辈,对不起,是我不懂武功,难为您了。”

    独孤烈晃了晃头,满不在乎地说道:“这倒也没什么,会功夫的人损耗功力是常有的事,用不了多久自会恢复的。”

    说到这里,只见他突然两眼发光,似乎恍然大悟,“对了,我去泡药泉,给你那个朋友输送内力!”

    这主意绝妙极了!

    独孤烈显得很兴奋。

    说干就干!独孤烈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哎!”

    洛清歌焦急地跟上去,却连人家的影子都没有见着。

    她只能气喘吁吁地跑去了药泉。再一看,人家前辈已经好整以暇地闭上了眼睛,泡在了药泉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