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澳门老百汇4001 > 服不服 > 第72章 跟我回北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澳门老百汇4001]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服不服》第七十二章:跟我回北京

    任炎回到会议室去开会了。

    楚千淼再接到任炎电话时, 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她想应该是他那里散了会。

    他们的通话中伴有汽车广播声。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一边讲笑话一边插播路况,间或还有家家装公司的广告——“温暖家,一流的设计一流的装修, 让您的家成为温暖的港湾。”

    楚千淼听得浑身一震, “温暖家”互联网家装,那是谷妙语和骆峰一起开的公司。她为谷妙语既高兴又骄傲。

    任炎的声音把她飘散的思绪聚拢起来。

    他说:“下午的通话中断了, 你再说说看你的其他发现。”

    楚千淼立刻汇聚起注意力, 有条不紊地回答:“任总, 是这样的,我听了你的建议,没事就找机会和陶冶院线各岗各级的员工聊天,和他们聊了下工资、待遇、公司发展等等情况。据他们说工资已经有两年没有涨过了,待遇也变得很差, 以前过年过节发卡发钱发米面油, 现在过年过节就两桶油,小桶的。而公司发展方面, 听说本来有很多电影投拍项目的,但都被凌五一搁置了。凌五一给的说法是, 这些项目不符合政.策要求, 所以不拍了。但影视策划们说, 主要还是公司缺钱。总体来说, 就是陶冶院线其实并不如凌五一所展现出来的那么好, 凌五一把它粉饰过了。”

    任炎“嗯”了一声,沉吟了一下, 再发声:“说说你的想法。”

    为了避人耳目,楚千淼正站在陶冶院线的办公楼下。楼前栽着一颗银杏树,树叶正金黄耀眼,无论挂在枝头还是落在地上,都是美不胜收。楚千淼握着手机有一瞬在想,管它有没有事,这会儿任炎他就是该来上海一趟,哪怕来看看这颗银杏此时此刻的金黄美景。眼睛亲自摄取的美景,总比相机摄取的要生动。

    她站在金黄美景里,对任炎说:“我知道只有涉及银行贷款的担保我们可以通过银行征信系统查到。但据说凌五一走的是民间借贷,而民间借贷的担保,除非凌五一自己主动提供情况,不然我们还真没办法确认。但结合我和陶冶院线的员工们的交流,再结合我发现的那些财务方面的问题,我觉得木介说的话是真的,陶冶院线在给凌五一的贸易公司贴钱,也的确存在大额对外担保事项。”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我倾向于陶冶院线的确存在对外担保,但,如果凌五一不承认,我们也没有证据。”

    楚千淼顿了顿,又说:“如果这个项目,我们两眼一抹黑地做下去,最后拿一份财务顾问费也就完事了。但问题是,假如后面并购完成以后,借贷公司上门讨债,爆出这颗对外担保存在但我们没有尽调出来的雷,那时候我们能免责吗?那时候可能不只我们项目组,甚至力通都要跟着受到处罚。”

    她想到这一点时,手心都一凉。如果真的暴了雷,最后的恶果还是要任炎这个部门负责人站出来扛的。

    所以她思前想后,觉得这件事不能先跟崔西杰通气,她还是得直接和任炎商量。

    既然崔西杰是总部某领导塞来的,那他一定和总部领导很熟。不管塞他来的领导是不是叶浩荣,这事最终都能传到叶浩荣那。而叶浩荣和陶冶院线的老板凌五一显然不是一般的熟,毕竟是叶浩荣承揽了这个项目让任炎来做的。况且会计师事务所也是叶浩荣帮忙找的。她怕假如叶浩荣知道了这个情况,万一他把心一横选择把问题粉饰,压下去,让项目继续两眼一抹黑地做到底,那最后背锅的人就是任炎。

    所以尽管不久前刚和崔西杰闹过不愉快,这件事她还是选择不知会崔西杰,直接找任炎商量。

    “所以任总,如果是我,我想应该想办法撬开凌五一的嘴,让他说出实情。”

    但这谈何容易。

    任炎的声音传过来:“记住我接下来说的话。大额对外担保这件事,从现在开始,你就不要管了,也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关于这件事的一个字。”

    楚千淼有点不明所以,但听话地答应了一声。

    任炎的话筒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楚千淼隐约听到了“咱们走机场二高速吧”。

    听完这几个字,任炎就把电话挂断了。

    晚上下班,楚千淼吃过晚饭回到酒店,看书学习,整理资料,一晚上过得风平浪静。

    直到第二天,她一早就到了陶冶院线的尽调办公室。她先开了窗透透闷了一晚上的气味,再去办公桌前放下电脑包。

    尽调办公室在二楼,开了窗后,楼下的各种声音都可以尽收耳底。

    楚千淼似乎听到有人发了类似“任总”两个字的声音。

    她起身冲到窗口向下看。

    楼下那颗金黄色的银杏树下,正站着一个人。

    身姿高瘦隽挺,穿着深蓝色呢大衣,敞着怀,脖子上挂着围巾。

    他正在一地金黄的落叶里,仰头望着那颗同样金黄的银杏树。

    楚千淼有一瞬飞快地想,真好,他看到了这美不胜收的景致了。

    随后她一怔。

    ——他连夜赶了过来,连夜处理了事情。

    那仰头看着银杏树的人,脖颈忽然一转。他一下变成仰头看向二楼的窗口,看向窗口的她。

    他站在下边,冲她招招手,挑着一边嘴角一笑,告诉她:“收拾东西,等下跟我回北京。”

    ******

    并购项目结束得似乎突然,又似乎顺利成章。楚千淼拖着行李箱跟任炎一起回了北京。同行的还有崔西杰,他依然一路上都笑呵呵地和楚千淼聊天,还向她打听,知不知道任总为什么突然连夜就来了上海,为什么突然提到担保的事情。

    楚千淼听从任炎的嘱咐,展现表演才能,把第一次听到“担保”两个字的惊讶表演得淋漓尽致,她还疑惑反问:“我们这次终止项目,难道是跟担保有关?”

    崔西杰看着她的反应,释放他的招牌表情笑呵呵地说:“看来你也不知道。”

    回到北京后的两天,上市公司亿莱影业发布了董事会临时会议决议公告,宣布终止对陶冶院线的收购事项。这是从官方正式宣布,这个项目彻底终止了。

    楚千淼是后来从秦谦宇那里听到的那一晚的事情经过。

    秦谦宇是告诉她一件大喜事之后告诉她这件事的。

    至于那件大喜事,是她回到北京的第三天,秦谦宇向大家宣布,他刚刚查过成绩,他的保代考试考过了,他从此也是一名准保荐代表人,离保代仅有一步之遥。

    楚千淼听到这个消息时,差点高兴得跳起来。

    她连忙挤在其他人前面给秦谦宇放送祝福:“秦总,苟富贵,勿相忘!还有你的复习教材别给别人啊,我要了我要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孙伊跟她竞争:“我也要!”

    秦谦宇说:“你俩比赛夸我一下,谁夸得更好我就给谁!”

    孙伊直接弃权:“那完犊子了,比彩虹屁,千淼一出谁与争锋!”

    楚千淼不弃权,她对着秦谦宇就开夸:“秦哥你这么快就考过了,说明你有考试的慧根和灵气,你的灵气会浸透在你的那些资料上,我用了你的复习资料就会沾染你的灵气,被你的聪慧灵气一庇佑,那我一准也能考过!”

    秦谦宇被这通彩虹屁夸得舒服起了。

    孙伊感叹:“好久没听到千淼的彩虹屁了,如今再听,功力不减,清新脱俗,照样还是能把人拍晕啊!”

    刘立峰在一旁冷笑:“要不然人家怎么得领导偏爱呢!”

    楚千淼呵呵一笑,接了话茬:“你之前说那是因为我好看啊!”

    刘立峰被她一噎,气红了脸:“你听不出来正反话?说你好看是夸你?”

    楚千淼满脸都是开心:“那你骂我好看我也爱听。”

    刘立峰气得脸更红了,留下一句“不可理喻”。

    被拍舒坦了的秦谦宇当即把办公室现有的一些学习资料搬给了楚千淼,然后告诉她:“我家里还有一些,明天给你带来。”

    楚千淼连声道谢。

    蓦地桌面上又多了两本书。她一抬头,对上崔西杰笑呵呵的一张面孔。

    “千淼啊,我这也有当年我考保代时的两本复习资料,你想学习考保代的话,应该用得着!”

    楚千淼愣了下,赶紧说声谢谢。

    刘立峰在一旁嗤了一声,说:“老崔,你可真是长了一颗圣父心,你说你心眼这么好使有什么用。”

    崔西杰过去拍拍他的背,笑呵呵地说:“都是一个部门的同事,大家得守望护着嘛。走,抽支烟去?”

    刘立峰起了身,和他一起向外走。

    楚千淼隐隐听到刘立峰一边走一边说了句:“要我说你就是人太好……”楚千淼听得笑起来。

    这位傻哥们被崔西杰卖了估计还能快乐地帮崔西杰一块数钱呢。

    他们走开后,秦谦宇给她打眼色。她跟着秦谦宇去了茶水间。

    她一边做两人的咖啡一边听秦谦宇告诉她上海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秦谦宇说:“任总打电话让我写一份项目终止说明,他好递给总部交差。他向我口述,所以我知道了整个经过。”

    楚千淼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不让我或者崔西杰写呢?”

    秦谦宇说:“他想把你摘出去,然后他又信不过崔西杰。”

    楚千淼问:“那他不是把你扯进来了吗?”

    秦谦宇说:“不啊,虽然是我写的材料,但最后是以任总的名义提交的。”

    楚千淼心里还有疑惑,那为什么不能由她来写,再以任炎的名义提交呢?

    心思一转她就想明白了。任炎是怕让她写了材料,最后却以他自己的名字提交,他担心她会认为他是在抢占下属功劳。@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与其让她有误会的可能性,他干脆去找了秦谦宇。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一天天的怎么想得那么多脸上还没出褶子呢?这可真不科学。

    秦谦宇喝着她做好的咖啡告诉她,那一天任炎和董事长一开完会就买了机票直飞上海。

    到了上海他直接联系上市公司亿莱影业的老板胡犁,说了被收购公司陶冶院线可能隐瞒了对外担保的情况。

    亿莱影业的老板胡犁门路很广,一边打了几个电话,托人打听着,有了端倪后,另一边把陶冶院线的老板凌五一叫了过去,连哄带诈加吓唬,让凌五一招架不住最终说了实话。

    确实有大额对外担保。

    胡犁震怒不已,他差点就要为凌五一挖下的坑买单。

    胡犁当即决定终止收购,让人立马发出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的通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秦谦宇告诉楚千淼:“这个并购项目的终止呢,从公司层面来说,我们部门是为公司排了雷避了险的,值得表扬。但从总部领导叶浩荣那里来说,算是结了大仇了。” 

    楚千淼怔了怔,问:“就是一笔承揽费的事儿,至于结个大仇吗?”

    秦谦宇像看傻子似的看她,压低声音说:“这怎么能只是简单的一笔承揽费的事呢?这是挡人发财路啊!”

    楚千淼表示孤陋的自己愿闻其详。

    秦谦宇探头左右看看,确定安全后,压低声音告诉她:“你说总部领导和凌五一那么熟,能不知道陶冶院线的情况吗?知道他还这么积极促成这个项目,为什么?”

    楚千淼问:“为什么?”嘴上虽然问着为什么,但她心里其实已经有点明白——肯定是跑不了“有利可图”四个字。

    “当然是有好处可拿了!”秦谦宇小声说。

    “比如,是什么好处?”楚千淼刨根问底。

    “这个叶总啊,我猜他这么积极,要么是他自己在陶冶院线里面有股份——当然了,是找人代持的,这样陶冶院线被卖掉之后他也能跟着收钱;要么是凌五一答应并购之后给他按点数返钱。不过看他这么卖力气,感觉是第一种可能,因为第一种钱更多。”

    楚千淼“啊?”的一声:“要是这样的话,那我还真是挡人发财了,他要是知道是我捅出来担保这事的,不得拿刀砍我啊。”

    秦谦宇拍拍她肩膀:“任总一个人把事儿全扛了,没漏你一个字。”他感慨着,“咱们的老大啊,虽然寡淡,但绝对有担当。有好事的时候他想着给大家分,可有坏事的时候,全是他自己一个人扛。纯爷们!”

    楚千淼回到工位后一整天都会时不时就想,任炎得是多信任她,又是多有魄力和担当,才会听了她没什么实质证据的话,都义无反顾选择相信、毫不犹豫冲到第一线把她挡在身后,由他一个人去扛了所有的麻烦和记恨。

    然后他站在金黄色的银杏树下,抬起头向她招手,笑着对她说:收拾东西,等下跟我回北京。

    作者有话要说:任炎:回北京!我们肘!!!

    【【【15字以上2分好评,600红包继续!!!!!!!】】】上章等下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