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澳门老百汇4001 > 服不服 > 第22章 介绍对象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澳门老百汇4001]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服不服》第二十二章:介绍对象吧

    任炎听完秦谦宇的话, 不动声色地继续吃饭。在不动声色地又吃了两口后,他不动声色地放下了筷子。

    他起身, 在八道充满问号的眼神笼罩中,去小灶上点了两个小炒。等他把自掏腰包买的小炒放到秦谦宇他们四个人的餐盘中间, 他告诉秦谦宇:“外面天热, 上午跑那么多地方, 辛苦了, 这个算慰劳你。”

    秦谦宇简直受宠若惊,叼着筷子眼泪都快下来了:“领导我们爱您!”

    他看任炎没有坐下继续吃的意思,连忙问:“领导,你吃完了?”

    任炎点了下头。

    秦谦宇:“你今天吃得也太少了!”

    任炎没搭这话茬,只告诉秦谦宇:“下午歇着吧, 剩下几个部门明天再跑。”顿了顿, 他又对所有人说了句,“你们四个,慢慢吃。”

    说完他起步向食堂外面走。

    走出那八道视线的扫描范围后,他的步子变得一步快过一步。

    ******

    楚千淼头晕目眩。虽然秦谦宇给她捎了药回来,但她吐了那么两吐之后,胃里空得喝口水都能听见回声。她不敢立刻吃药,怕把胃给刺激着了。她想出去吃碗粥之后再嗑药, 可一站起来就晕得要命。她索性趴在桌子上,想缓一缓等好一点再出去喝碗粥。

    她想这会儿要是谷妙语在就好了, 她一定能给她煮一碗全世界最好吃的粥。

    她在桌上趴着想了一会谷妙语的粥, 望梅止渴疗法让她感觉好了一些。门口有响动, 有人走进来。

    她以为是秦谦宇吃完午饭回来了,连忙运劲撑起自己,从桌上爬起来,一边爬一边说:“秦哥你吃完了?那我们接着走访吧!”

    话音落了地,她看清了进来的人不是秦谦宇。

    “任总……”她声音弱下去一些,喊了一声。

    任炎走到她的办公桌前,顺手拉了把椅子过来,坐在她对面。他抬起手,在她面前放下一碗外卖粥。

    楚千淼低头看着粥,有一点傻眼。

    这粥她知道,是街对面粥店卖的。一到饭点儿那家粥店的生意很红火,想喝粥必定要排队。

    她抬头,看任炎。他是去排了队给她买的粥吗……

    任炎却没回应给她什么表情。他盯住了她,问:“上午生病怎么不直说?让我不明就里地训你一通,想增加我的愧疚心?嗯?”

    最后那声“嗯?”问得楚千淼心尖一抖。

    她雪白的一张脸上,满满都是要强:“我不愿意把自己软弱的地方拿出来给人家同情,没这个道理。我也不需要。”

    任炎看着她,看着眼前这个他所见过的最倔强的女孩。

    他忽然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便用下巴点点那碗粥:“趁热吃吧。”

    为了它他挤在人群里,破天荒地跟老板套交情讲软话,说家里有人病了,老板才先让了碗粥给他。

    胃里的空城计实在唱得隆隆响,楚千淼也不再客气,掀了餐盒盖子开始喝粥。

    任炎的声音响在她脑瓜顶。

    “吃完粥下午回家休息吧,明天再接着走访。”

    楚千淼喝粥的动作一顿,抬起头:“不用,等我喝了粥,再吃点药,歇一下之后没问题的,我可以和秦哥接着走访。”她倔倔地说。

    任炎没说什么,欠了欠身,从她桌上拿起一支笔,在她眼前晃一晃。她赶紧抬起一只手拄着头。追逐那只笔的视线的迷离,已然反映出她头晕目眩得的等级相当的高——眼下她还是坐在椅子里的,一支笔就能把她晃成这样,等她起了身,有人打她身前一过,八成能直接给她晃趴下。

    “还逞强?”任炎放下笔,说,“回家休息吧。”

    楚千淼抿着嘴唇,用她漆黑的眼珠看向任炎。

    任炎迎着她的雪白面孔漆黑眼珠,先咳嗽了一声,才开口。

    “刚才我不明就里地就训了你,是我武断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楚千淼闻声一怔。任炎居然给她道歉?

    而她注视下的任炎似乎也想不到自己还有会对别人道歉的功能似的,一手握成空拳挡在嘴边,咳嗽了一下,又咳嗽一下的。

    楚千淼忽然忍不住就笑了起来。虽然生了病,但平时的灵透劲儿还在那笑容里。除此之外那笑容中还透着一股病后专有的楚楚可怜的模样。

    “没关系,我原谅你了学长!”她笑着说,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

    任炎忽然有点待不住。

    他起身走去茶水间,烧上水。等水开了倒上一杯,可以给她服药用。

    倒好一纸杯水端回办公室时,任炎看到秦谦宇他们四个已经吃完午饭回来了。楚千淼的位子却是空的。

    他看着秦谦宇,随意般地问了句:“楚律师人呢?”

    秦谦宇冲他扬起的脸上全是纳闷:“啊?她回家休息了啊……不是领导你让的吗?难道,你其实没让她回家休息,是她自己假扮你给她自己恩准了这半天的休息???”

    任炎走过他身边的时候拍了他头顶一下:“越学越贫。”

    他坐回位子后,告诉秦谦宇:“是我告诉她明天再继续走访,让她下午回家休息的。”但没想到她能走得那么快。还真是个行动派。

    看看手里的一杯水。他无声笑笑。本来想着等她吃完药他可以开车送送她。她倒让他省事了。

    “领导你怎么改用纸杯了?”秦谦宇突然问他。

    “临时口渴,懒得回来取杯子。” 他把水杯端到嘴边,把里面的水一口口喝了下去。

    有点烫。但自己倒的水,烫,也要喝完。

    ******

    经过谷妙语堪比高护的细心照顾,楚千淼第二天就精神百倍地复活了。

    她早早赶去瀚海家纺。她和秦谦宇约定好了,大家都早点到,这样可以在上午挤挤时间赶一赶,多走访一两个部门,把昨天下午落下的进度追回来。

    她到瀚海时,意外地发现除了秦谦宇,任炎居然也在。

    她凑到秦谦宇身边小声问:“你领导怎么来这么早啊?”

    秦谦宇也小声地回答她:“他昨天把手机落在这了,一大早过来取。”

    楚千淼做了个“哦”的口型,又小声地说:“这是用脑过度了。回头我们集资,给他买点核桃吧!”

    秦谦宇赞同极了的用力点头。

    楚千淼把剩下要走访的几个部门的访谈提纲打印出来,检查无误后和秦谦宇准备出发。

    秦谦宇起身前提了句:“千淼,你带着点藿香正气水,今天外边温度比昨天还高呢!别又给你烤成小晕乎!”

    “得嘞!”楚千淼一边把藿香正气水塞包里一边说,“秦哥你可真是我亲哥,这都帮我想着!哥你等着,以后等你渴了饿了累了的,看我怎么报答你!”

    他们边说话边要往外走。

    任炎这时站起来,很随意地出了声。

    “我正好要去你们走访地点的附近办点事,捎你们过去吧。”

    他说完起身向外走,楚千淼和秦谦宇对视一眼,眼睛里都翻出了撞大运的喜悦火花。

    ***

    任炎坐在车里,等着楚千淼和秦谦宇进去政府部门做走访。

    等了一会,楚千淼秦谦宇和另外一个人出来了,应该是访谈结束了。

    他们走到部门牌匾前打算合影。他看着楚千淼左右摆头找着什么。

    他想她也许是在找一个能给他们拍照的人。

    天太热,人人都想待在屋子里吹空调冷气,一时间没什么人打从他们前面经过。他看到她忽然向他的车子望过来。然后她向这里跑过来。

    她敲敲车窗,对他笑,咧了一口整齐地小白牙给他看。

    “任总,麻烦你帮忙拍张照好不?”

    他点点头,下了车。

    她要把她的手机给他,教他怎么用。大热的天他懒得学,于是对她说:“用我的照吧,照完传给你。”

    他站在他们前方,把她和秦谦宇还有被访谈人纳入了镜头里。

    按下拍照键那一瞬,屏幕上她笑着,呲着一排小白牙。笑得像朵花似的。

    他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受到她的吸引。那么漂亮有趣的女孩子,要强,倔强,帮助起别人时,热情得毫无保留。

    心底当下这种感觉似乎有点失控。他的理智给他敲起警钟,警告他,他不应当和她有更深入的关系发生。他想他也许该克制一下了。

    ******

    走访结束后,任炎叫齐了各个中介机构负责人和项目组成员,商量准备申请辅导验收的各项事宜。

    楚千淼知道这是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辅导验收之后,一个IPO项目就从辅导阶段步入了最后的申报审核阶段。

    会议还是由任炎主持。他有条不紊地安排着一切。

    “麻烦会计师、评估师方面尽快补齐历次验资报告审计报告和评估报告,要原件。”

    “麻烦张律师楚律师帮忙协调准备一下瀚海上市后生效的公司章程草案、瀚海‘三会’相关的材料、总经理办公会材料以及有关诉讼仲裁事项的说明。”

    “我们券商方面负责准备所有其他底稿,以及辅导工作总结报告、辅导验收申请,并安排好证监局的进场见面会。”

    “见面会上证监局领导会提一些问题,辛苦大家提前准备一下,再多熟悉熟悉公司的情况,别到时候答出什么纰漏来。”

    楚千淼飞快地记录着任炎说的每一句话。他又一个人把所有机构的活都安排得妥妥的,明明白白的。

    她想如果上市项目允许一人身兼数个中介机构智能,那任炎一个人就能做完一个IPO项目。

    会议紧张而高效地开了一上午。中午时,大家一起吃了饭。

    楚千淼左边是张腾,右边是秦谦宇。张腾左边是任炎。其他位子上坐了唐伊卢仲尔和王思安。一桌都是自己人,聊起天来全都没什么拘束。

    楚千淼跟张腾正聊天的时候,秦谦宇在用手机和人发信息。忽然她听到秦谦宇哎哟一声叫唤。

    随后他叫了声楚千淼。

    “千淼千淼,来,给秦哥点注意力!”

    楚千淼转头回应他:“秦哥,有事您说话!想吃哪个菜够不着,我给您下地夹去!”

    秦谦宇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放,冲着楚千淼说:“我突然想起个事儿!千淼,秦哥之前不是说要给你介绍对象的吗,还记得不?哎哟都是河北那趟差出的,都把这事给我岔忘了!要不是刚才我同学给我发信息催我,我还想不起来呢!来来,千淼,让我们重新开启这件人生大事。我现在正式给你介绍一下我同学的情况。”

    秦谦宇接下来用不少于八百字的篇幅开始赞美他同学的优秀。

    楚千淼听得一愣一愣的。

    “他人这么优秀,我也配不上他呀!”她吞着口水说,“要不你安排我俩见见?”

    孙伊在旁边多嘴:“千淼,他同学千好万好就是头发有点少。”

    秦谦宇瞪他:“你闭嘴!”

    卢仲尔接话:“谦宇,那这个特点你也不能瞒着千淼啊,要不显得你多不厚道!”

    楚千淼有点听懵了,她用眼神扫到孙伊他们在笑。她又扫了眼任炎,他在垂着眼喝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她连忙去问孙伊:“孙哥,这是什么情况?”

    孙伊告诉她:“谦宇他同学来公司找过他几次,我们都见过。他什么都还好,就是……头发少点。”

    “是个什么样的少法?”楚千淼问。

    “……多了可能没有,二三百根还是够数的。”

    楚千淼相信这位同学的优秀了:“这一看就是用脑过度累的,不容易。”她转头看秦谦宇,他脸上有一种被揭了短似的悲愤。

    楚千淼立刻不忍心:“秦哥,要不你安排我们俩见一面吧,头发这个事儿……”她措着词,说,“其实戴个帽子也就克服了,这都不叫事儿!”

    秦谦宇运着气说:“算了,我从你说的‘要不’俩字儿里,已经明白你更喜欢头发多的了!不必见了,我同学不需要同情!”

    “……”楚千淼一时不知道接点什么话好,这个时候她发彩虹屁大招说头发少也未必不好什么的,她真的不在意什么的,未免有点寒碜人的嫌疑。

    正和任炎有一句没一句聊着的张腾忽然转过头来,插了句话:“哎,千淼,你国外不是有个男朋友吗?”

    楚千淼差点呛着。秦谦宇孙伊他们的鼻孔瞬间放大,努力来闻这股八卦的味道。

    楚千淼咳嗽两下,涨红了脸,问张腾:“张律您这是听谁说的错误信息啊?”

    张腾琢磨了一下,说:“好像是,咱们所有次聚餐,玩真心话大冒险,成筱冬给你问出来的。对,是你自己说的!”

    楚千淼迅速回想了一下:“您对当晚的经过记忆得不够准确。”

    张腾:“不可能,那天我没喝酒,筱冬和你的对话我记得很清楚。不信来,千淼,我跟你捋捋当晚你和筱冬你们俩的对话经过。筱冬她先问你,你有男朋友吗?”

    楚千淼:“我说的是没有。”

    张腾想了想:“啊,对,你说的没有。但你后来又输了,筱冬她又问你,那你有过男朋友吗?”

    楚千淼:“我说我有过。”

    她话音落下,听到秦谦宇和唐伊他们发出浅浅的嘘声。好像她有过男朋友这事多叫他们意外似的。

    张腾被那几道嘘声鼓舞,玩心大起,继续笑着问:“后来你又输了,筱冬好像问了你什么时候有的。”

    楚千淼:“我说我是大学时交的男朋友,后来分手了。再后来他去国外留学了。”

    张腾:“嗯,这么一捋,那好像是我记错了。人到中年,记忆力不中用喽!”

    秦谦宇在一旁捧哏:“张律师您这还记忆力不中用呢?你都堪比犯.罪现场还原了!那个什么成筱冬律师和千淼一句一句的对话,您这记得多清楚啊!”

    他又去转去问楚千淼:“千淼,你前男友优秀吗?头发多吗?要是特别优秀,起点垫太高,你后面的男朋友还真不太好找。”

    楚千淼干干地一笑:“就,还挺优秀的……头、头发也挺多……”

    秦谦宇哼一声。

    “他今年多大了?”秦谦宇随口问着。

    “25。”楚千淼说。

    “风华正茂啊!”秦谦宇开始操闲心,“他这么年轻优秀的话,你俩还能复合不?千淼我跟你说,这年头优秀且年轻的男子不好碰啊,比如我,你看,早早就被人收割了!所以有机会你就还是得抓住,省得以后后悔。”

    楚千淼实在不想接着聊这个话题了。她嗯嗯地敷衍着点头。

    一边点头她一边抬手往耳后掖了掖头发。这是她局促时用以掩饰和平定自己的小动作。

    放下手,一抬头间,她的视线和任炎撞在了一起。

    他正向她这边看过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