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澳门老百汇4001 > 服不服 > 第15章 把她换过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澳门老百汇4001]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服不服》第十五章:把她换过来

    秦谦宇看着手机上的信息,非常懵逼。他先赶紧上网查了下《好好说话,好好生活》这本书到底讲什么的。百度一下之后他发现,这本书的作者梁实秋可真不得了,是余光中老先生的老师。

    而这本书的第一篇文章就是……《骂人的艺术》。

    “……”

    秦谦宇想了想,忽然觉得自己也好想买一本。

    ……于是他就顺手下单了两本书。

    书买完了,他给任炎回信息:“领导,书买了。”

    只是汇报这么一句他觉得不够,他感觉自己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说!

    于是他接着发:“领导,我推荐给你一本书推荐一年了你都不看!千淼今天怼人随便说了这么个书名你就想买,你这种差别对待让我受伤了!”他放肆地表达着自己的情绪。

    他从入行就是任炎在带着,任炎几乎是手把手地把他从天天挨骂的菜鸟带成现在这样可以独当一面的英才。据他这么几年的了解,任炎其实是个对什么都很淡的人——情绪很淡,欲望几乎没有,没见他特别在意过什么,一样东西再好,你想给他他就收着,你想拿走他也不多挽留。虽然他性子淡,但他对他带的手下人却很好很维护,给下面人分项目奖金的时候更是全公司最大方的部门负责人没有之一。

    所以秦谦宇心里和任炎非常亲近,尤其在度过了两人最初相处的试探磨合期后,他发现其实不管他说什么过火的话,任炎都并不会太在意,也不会生气。

    ……于是他就开始什么都敢说,简直胡说八道也没在怕。

    “领导,求解释,求对我不抛弃不放弃!”他开始胡说八道。

    任炎好半天才回他一条:“你推荐我的书叫什么来着?”

    秦谦宇:“…………”

    他好气啊!这不就是赤裸裸的差别对待吗!!

    他使劲地戳输入法上的字母,回:“《我想吃一个小孩》,这是我看过的最可爱最解压的书,领导求求你,吃下这颗安利吧!”

    对面没有了回声,夜晚突然变得格外静谧。

    半晌后,任炎才回:“早点睡吧。”

    秦谦宇:“……”

    他一点也不想睡,他不甘心,他现在,只想作死。

    他又发了一条信息:“哥,恕我直言,你对友司同事好像不太一样,除非你承认你喜欢她(我只屈服在这个原因下),否则你就是胳膊肘往外拐,伤我的心!”他连称呼都变了。反正下班时间,煽情也扣不着工资。

    任炎今晚的耐心倒是格外好,这么无聊的磨人信息他也回了:“思想不要这么脏,总把事情往男女问题方面想。你要是我同校学弟,我对你也不一样。”

    秦谦宇:???

    他怎么就思想脏了?!这帽子扣得不讲理了吧!

    他还想作妖,忽然收到任炎发过来的两个大红包,每个都是红包满额上限。

    秦谦宇问任炎:“领导,光一个红包都够买七本那个书了,你怎么又多发我一个?”

    结果任炎回:“买你闭嘴。”

    秦谦宇美滋滋收钱闭嘴。点开第二个红包的时候他想,任炎刚刚算是,否定了他对楚千淼有想法了吧?

    那他可就不客气了。他可要给千淼妹子介绍对象了!

    当晚从瀚海家纺离开后,楚千淼就有点心不在焉地,连地铁都坐过了站。

    等到了家吃晚饭时,她又捧着饭碗不撒手了——她又是一连吃了三碗都不停下来。

    谷妙语镶嵌了一脸的“你可真叫我脑袋疼”的表情。她把住楚千淼的饭碗,使劲往下拉,和楚千淼把饭碗使劲往嘴边送的力道形成紧张对峙。

    “别吃了!”谷妙语鼓着腮帮子,“说,你今晚又怎么回事?又有什么事让你不开心了?”

    楚千淼扒开谷妙语的手,往嘴里扒饭,说:“我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漏个了洞,我得用饭把它给堵上!”

    谷妙语:“……”

    她使劲翻了个大白眼。

    “是不是跟你合作项目那个券商负责人又嘚吧你了?”

    在她的印象里,上回就是他嘚吧完,三千水就开始发愤图强地修起了仙,天天不熬到十二点不睡觉。

    楚千淼点点头:“他今天跟我说,职场上尤其资本市场的职场上,人情味儿可一点都不重要,他让我以后做项目的时候把这东西给收起来,不然的话它会让我看起来像个笑话。”

    谷妙语的表情一下凝重起来。她握住楚千淼的肩膀把她向着自己一拧,庄严肃穆地对她说:“水水,你答应我一个要求,今后不管人心多丑陋多善变,咱们姐俩都坚持做自己,好不好?我们都坚持住我们的坚持不改变!我坚持做不坑客户赚钱的设计师,你也继续守住你心里想有的人情味儿,好不?就算咱俩有一天真变成别人眼里的笑话,那又怎样?我们也可以找茬笑话他们啊!笑话人还不容易?我们不认输!”

    楚千淼眼睛一亮,“咦”地一声:“有道理啊!小稻谷你真是个鸡汤奇才啊!”她重重点头,“好!我答应你!不变!”

    谷妙语看看她,脸上的脑袋疼表情并没有消减半分:“水水你再多答应我一个要求好吗?你可赶紧给我住嘴吧!饭锅都快让你用勺子刮穿了!”

    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天。

    楚千淼一扫前一天的郁郁,朝气蓬勃地去上班。

    秦谦宇看到她,“哟呵”一声:“昨天还霜打过似的,今天又倍儿精神了嘿!年轻真好啊,什么事睡一宿觉就全过去了!”

    楚千淼瞧了瞧,任炎坐的那个位置空着。

    孙伊和王思安围在卢仲尔的座位旁,卢仲尔的手咔咔咔地点着鼠标,点得非常有气场。他们三个人好像在讨论企业财报上某个数据。

    任炎没来,楚千淼放心了,她开始随心所欲地发挥,对秦谦宇祭出彩虹屁:“秦哥你不知道,这可都是你昨天给我买的那杯咖啡的功劳,那涩中带甜的小液体顺着我嗓子眼一刷,我一下就悟了!什么是人生?我秦哥给我买的咖啡就是人生,涩中有甜甜中有涩!光有甜不行,齁得慌,光有涩也不行,味儿太闹挺。但这俩味儿往一块一搅,得嘞,好喝!你说连咖啡都不是纯甜呢,人生遇到点不开心,多正常!”

    秦谦宇被楚千淼说得一愣一愣的。他鼓鼓掌,对楚千淼问出心头的浓浓疑惑:“千淼你告诉哥,你到底是受什么教育长大的?你那张嘴是被神抚摸过吗?”

    楚千淼嘿嘿笑着坐下开机。一抬头她看到卢仲尔从门口走进来。他一边走一边甩手上的水,嘴里还问着:“怎么样,我说那个数据有问题,确实有问题吧?”

    楚千淼懵逼了。

    又一个卢仲尔!那坐在卢仲尔那里的卢仲尔是谁??

    那一边,问题似乎已经讨论完毕,孙伊和王思安各自回到自己座位去。那个假“卢仲尔”的真面目被现出了原身。

    任炎从卢仲尔的位子上起了身,淡淡地说:“楚律师的口才又精进了。”

    楚千淼条件反射地两手一捂嘴。

    可别又说她插科打诨人散漫……

    “今天讲的话,倒挺有道理。”任炎又说。“能想明白就好,打起精神干活吧。”

    “??”楚千淼眼睛都瞪大了,不知道这是什么神反转。

    任炎已经转去跟卢仲尔说话:“报表确实有问题,跟会计师反应一下,让他们出个解决方案。”

    他从卢仲尔桌子上拿起自己的公文包,交待着:“这两天我就不过来了,秦谦宇,把现场负责好。”

    秦谦宇立刻应答:“好嘞!”随即他又说,“其实领导您今天就不用费心特意又过来一趟,您说这有什么事叫您不放心的,您还非得亲自来看看,那报表上的数据我就能处理了。再说今天公司不是还有场内核会呢吗,您赶紧回去开会吧!”

    任炎缓了几秒钟,定定地看着秦谦宇,看得秦谦宇都想挠脑袋挠耳朵了,他才冷淡地开了口:“话太多了。以后少说话,多干活,明白吗?”

    随后他拎着公文包走了,没再往楚千淼那边看。楚千淼倒是一抬头瞧见了任炎离去的背影。姿容挺拔,气场凛然,长腿一步又一步迈出去,越走越快。

    任炎那么一走,就好久都没有再到现场来。

    直到企业改制那天。

    那天任炎和张腾都到了现场。

    由券商牵头,其他中介机构配合,瀚海家纺顺利完成了改制工作。瀚海有限就此变身升华成了瀚海股份。改制完成后,企业进入上市辅导期。

    辅导协议一签好,周瀚海就约了个时间请各个中介机构吃饭。这次宴席很隆重,所有机构负责人和所有项目组成员都被邀请参加了。

    周瀚海在公司附近最好的饭店约了个两张圆桌的大包间。本来主桌是领导们坐的,但为了热闹,周瀚海特意把楚千淼和秦谦宇也叫到了主桌去。

    周瀚海旁边是任炎,任炎旁边秦谦宇,再过来是张腾和楚千淼。

    开席时,周瀚海讲了一番话,套话。他先对中介机构各位项目组成员的辛苦工作致以感谢,再展望了一下未来公司上市后的辉煌景象,最后他举杯说:“瀚海家纺未来有两个腾飞,公司发展的腾飞,以及在A股市场上股价的腾飞,这两个腾飞,以后就仰仗各位了!”

    他话音一落,把酒一饮而尽。

    大家也都跟着端起酒杯敲桌面过电,而后举杯喝酒。

    气氛活跃起来,吃了不到五分钟,流程迅速快进到最让楚千淼头疼的环节——各种排列组合地互相敬酒。

    和周瀚海单独对饮一杯后,张腾的手机响起来。他放下电话后神色变得很着急。

    “我家小孩发烧,我得先走!”张腾对楚千淼说。

    楚千淼一听,立刻颤抖,没有张腾顶着,等会酒都得灌到她这来。

    “我跟您一起走吧!”她赶紧说。

    张腾摇摇头:“你就先别走了,咱们律师方面怎么也得留个人啊。”顿了顿他说,“没事,我让任总照顾你一下。”

    然后他转头对周瀚海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周总,我媳妇儿来电话,孩子发高烧,一直哭,我得赶紧回去送她上医院,我不能再多待,这就得先走了!”

    周瀚海立刻说:“孩子要紧,您快回去吧,这酒以后我们再续!”

    张腾拎起包之后没着急起身,越过秦谦宇和任炎小声打招呼:“任总,小楚不太能喝酒,麻烦您帮我照应一下!再有要是结束得晚,她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太安全,也麻烦您和小秦帮我照应一下!多谢了!”

    任炎点点头。张腾起身离席。

    楚千淼顿时觉得自己陷入了孤军奋战中。

    余跃端着酒杯起身,想找她单独战斗。

    “来,小楚律师!我敬你一杯!大家啊,别看小楚律师年纪小,人家真优秀!帮我们把专利问题解决得多漂亮!”余跃情绪高涨声音饱满,一看就是很高兴。

    楚千淼既不想喝酒,又不想扫兴,她眼珠子一转,满脸谦虚地笑起来:“余总您夸我别的行,您夸我这个我可绝对不敢当!关于专利的问题,怎么谈判怎么处理,那都是任总的智慧化作了力量给解决掉的,那绝对是任总的功劳,我觉得您这杯得敬任总才对!”

    余跃一听,立刻赞同:“对对,你说的对,任总可帮我们解决了个大难题,这我必须得感谢任总!来,任总,我敬您一杯!”

    被余跃突然转向cue到的任炎,抬了抬眼,看了楚千淼一下。

    他蓦地挑着嘴角戏谑地笑起来:“你倒是会把矛头转向我。”

    楚千淼一口气一下提在嗓子眼。

    ——他是不是生气了呢?他是不是有办法把这酒再转回来呢?那完了,这杯她是逃不掉了……

    一瞬间脑子里跑野马似的跑过几百个胡思乱想。

    结果下一秒,任炎站起来,端着酒杯和余跃一碰杯,痛快地把酒一口给喝了。

    楚千淼松口气。要不是隔着两个位置,她真想给任炎狠狠拍马屁。

    此后不断有高管敬楚千淼的酒,楚千淼东拉西扯,总能四两拨千斤地把酒拨到别处去。

    秦谦宇看得直乐,对任炎说:“领导你看千淼这个人精儿,真是滑不留手,把酒都整别人嘴里去了!”

    任炎嘴角抬了抬。然后他说:“你去把她换过来。”

    秦谦宇一时没领悟精神:“啊?”

    “她这招也就用到这了,别人下一轮再敬酒她就跑不掉了。”任炎说,“所以你去把她换到我旁边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网站地图